反腐遭遇十面埋伏
2014-05-09 12:38:30
  • 0
  • 37
  • 746
  • 0

 1949年之后谁反腐败最厉害?当然首推毛泽东,无论是枪毙刘青山、张子善,还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斗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泽东一直想找到一个彻底根除腐败的路子。可在专制权力之下,反腐败无论是他自己强有力反腐还是通过与群众参与相结合反腐,都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效,在反腐败的同时,腐败又以特权的面目呈现。

    反腐越反越腐,不断地重复着中国专制历史的故事,也不断证明着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的真理。如果权力是专制专断的,即使是让群众参与反腐,也是无功而返。政治体制不改革,腐败终会前门被赶走,后门又进来。一个腐败倒下去,千万个腐败站起来不是在开历史的玩笑,而是开历史的倒车。

    现在的反腐,呈现了惊人的力度,省部级官员倒下已经有二十多名,地方官员腐败下马也日趋增多,问题是,在现有的体制下,谁不腐败呢?谁不腐败能在体制下生存呢。现在的体制就是一个择劣机制、优汰劣胜机制,如果腐败不从机制上入手,反腐败就会陷入以下几个方面的困局。

    第一,腐败既得利益联盟主动反击。人们已经看到,反腐败已经从各个层面展开,政治的,经济的,金融的,房地产的,中石油的,电力的,华润的,能源的,哪里有老虎,就在哪里打。不可否认,如果高调强力度的反腐败,确实给腐败分子以强烈威慑。但腐败分子绝不会束手就擒,他们会建立防守联盟,进行绝地反击,甚至还会采用非常规手段诸如暗杀、启用黑社会、卧底等方式对反腐进行隐蔽的或公开的抗拒,干扰反腐败视线,给反腐制造麻烦,设置路障。

    第二,腐败既得利益联盟消极怠工。有一种理论,说腐败是现代化的润滑剂,腐败有功。这种理论已经风行了三十年,成为一些官员的座右铭。普通人的理解就是花钱能办事,不花钱就不能办事。对于官员们来说,如果不送钱,那么官员就会给企业和个人找麻烦,不花钱就把要办的事情无限度地拖延。现在反腐之后,官员为了保官保位,也就不敢名目张胆地捞钱收钱,但是官员也因此没了办事的内在动力。花钱办事,用公权谋私利,已经成为官员做事的基本行为方式,那些考公务员的人也绝不是为人民服务而考,而是看中了公务员隐形的福利,腐败利益。而一旦福利和腐败利益没有了,也就失去了考公务员的积极性。

    第三,腐败既得利益联盟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腐败与反腐败,用的都是同一机制,采取的都是同一手段,行的都是人治。反腐败就容易受制于腐败,腐败既得利益集团也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对反腐败的官员进行蚕食,使反腐败的官员加入腐败的阵营。人们时而看到,具有监督权的人大代表腐败、负有反贪之责的反贪局长腐败、高调唱响反腐主旋律的宣传部长腐败、高举反腐利剑的法院院长腐败,反腐败的人成了腐败者。难以否认的事实是,在现有的体制下,反腐败的人也会腐败,一旦反腐败的人被别人抓住腐败的把柄,就会影响反腐败的公信力,动摇反腐败的正义性和根基,使反腐败中途夭折。

    第四,公民不参与,充当冷漠看客。公民会把反腐败当成权力内部斗争,是争权夺利,还有人会认为两只老虎打架目的是决定谁能把猪吃掉。人们对于腐败充满着不满和恨意,因为腐败最严重地破坏了公平正义。人们又对反腐充满着怀疑,认为反腐最后都会归于破产。这种既恨又怀疑的心态使得人们都采取看客心态,即反腐与我无关,但我可以以看热闹的方式看权力争斗。没有群众参与的反腐是失败的,权力争斗式反腐与群众参与式反腐也是失败的。

    尽管现在强调反腐是治标,治标为治本做准备,为治标赢得时间,但已经时不待我,反腐处在十面埋伏之中。如何放弃特权,放弃既得利益,如何走向政治清明,这还真成了一个大问题。

 

    (香港东方日报网站首发,on.cc)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